前言、譯者序

第七章  業與輪迴

第一章 為何禪坐與如何禪坐

第八章  慈悲經

第二章 禪坐能影響我們的生活

第九章  四種喜悅

第三章 止與觀

第十章  五蘊

第四章 四善知識(四梵住)

第十一章 十德

第五章 慈悲觀

第十二章 四聖諦與八正道

第六章 五蓋

第十三章 嶄新的開始

 

 

前 言                     四善知識          業與輪迴         十 德

 

《前言》

於想要遵循修行之道,使生活擁有更多快樂與滿足的人而言,這是一本簡 單的書。佛陀之道對一般人來說是簡單而且有價值的,任何具有善心及決心的人 都可以照著它的腳步邁向內心的解脫。(理智的)心和(感性的)心必須完全投 入在這趟﹁自我﹂解脫的旅程之中,理智的心了解、推論、結合與分辨,而感性 的心去感受。

當我們的感覺擺脫了情緒的反應,並安住於愛與慈悲當中時,我們(理智) 的心就會願意去接受這個宇宙性的偉大真理。我們愈是去探究這些真理,就離心 靈的解脫愈近。本書依照佛陀的教導,希望對指引修行之道及這趟旅程都有所助 益。

 

艾雅 珂瑪

 

  

 

 

第四章 四善知識(四梵住)  

們心中有四個善知識聽我們的吩咐,可是,我們同時也有五種惡知識(敵人)在那兒等著,可能隨時一躍而出,它們從不歇息(請參見第五章),問題在於,我們還不夠精進足以棄捨惡知識,專注於長養我們的善知識。長養自心的善知識是件自然明智之舉,可是因為人們心中缺乏清明的緣故,而不知自心的善知識。  

我們的善知識──也就是四梵住:慈、悲、喜、平等心,必須從自我心中尋得。當我們發覺自己內心缺乏善知識,也知道這對我們是一大損失時,才會開始為它們的增長而有所作為。*********************************************************************

【慈】

佛陀所謂的「慈」,是指心對一切眾生無有分別的特質,在《慈悲經》(請參見第八章)裡說到它的最高理想境界,是要如慈母對獨子般地慈愛一切眾生。有小孩的人,便能體會這種對親生骨肉的感覺,而且還能分別其中的不同。你對自己親生小孩的感覺和對他人的感覺是如何?這便是我們要下功夫的地方。除非我們願意淨化自我,直到視一切眾生猶如自己的小孩,否則,都不算瞭解「慈」和它的重要性。*********************************************************************

佛陀曾開示「慈」所生的十一種利益。前三者為:「入睡歡喜」、「不做惡夢」、「醒時歡喜」。如果有人難入睡,可以確定是缺乏「慈」愛的緣故,這個問題是安眠藥也解決不了的,但「慈」愛卻可以。這麼一來,潛意識就不會有不愉悅的反應,因此自然不會產生惡夢、夢魘,而是帶著昨晚睡覺前的心情起床,也就是昨日對一切眾生慈愛的念頭。*********************************************************************

【悲】  

我們的第二個善知識是「悲」。它的遠敵是殘酷,近敵則是憐憫。憐憫之所以被稱之為近敵,因為它似乎與悲憫很相近似;它們非常接近,因而也就成了對敵。憐憫是我們對某人感到難過,而悲憫則是與他人同樣感到難過。「com」的意思「指同在(感同)」,「passion」則意指「強烈的感受(身受)」。「悲」是去融入、去感同身受。  

悲憫是在了悟了「苦」時才會產生──也就是了悟了存在自我裡的不圓滿,唯有如此,才能感同他人之受,否則,我們還是愚痴地認為自己是萬事如意,而倒楣的都是別人。如果能看清我們內心所有一連串迅速生起的不圓滿心情,諸如:好、惡、懊悔、憤怒、恐懼和憂慮以及精神緊張等等,我們便會瞭解其實每一個人都一樣。那麼,當他人處在困頓之際,我們才能體會他人的感受,因為我們能體會自己的問題。*********************************************************************

【喜】  

下一個善知識是與人同樂或皆大歡喜。其遠敵是易見的嫉妒,近敵則為造作或偽善,嘴巴說此言彼,例如:假設有人走運了,我們不得不恭喜人家,言不由衷地祝福,心裡卻毫無誠意,更糟的是,口是心非,例如:「為什麼不是我?為何好事總落在他人身上?」  

與人同樂是化解沮喪的唯一良方。因沮喪而苦的人,是因為缺乏與人同樂和皆大歡喜而痛苦的,以致生活中無法時時擁有歡樂及喜悅的念頭,可是,一旦能與他人共享歡樂,就絕對能夠隨時隨地找到覺得歡喜的事物。  

我們也可以為他人的才能感到歡喜。大部份的人都覺得承認別人很能幹是件極困難的事。我們有時會勉強地說:「嗯,雖然他辦得到,不過……」然後便開始貶抑,卻沒有因為別人能把事情做得比我們好而感到歡喜。有很多事別人能做得比我們好,有的能唱歌、有的能上漆、有的能跳舞、有的能翻譯、有的能賺錢、有的則能身無分文地過活,每個人都有某方面的天份。總之,有數不清的機會可以感到歡喜。*********************************************************************

【平等心】  

四善知識中最後一個也是四者中最殊勝的情操是:「平等(捨)、平等心」。其遠敵是憂慮和掉舉,近敵則是冷漠,這兩者(平等心和冷漠)很容易被混淆。漠不關心是指:「只要不發生在我或我家人身上,我都不在乎,也不想知道,更不想為此傷神。」漠不關心是種冷漠、排斥,沒有關愛、沒有慈悲的,一心一意只想保護自己,為了達此目的,我們對別人變得毫不在意。...............(未完)

 

  

  

 

《第七章 業與輪迴》  

與輪迴是兩個非常吸引人的課題,卻往往被誤解,因此,對它們有深一層的認知是很重要的。首先,我們來看「業」。

【業】  

「我是自己業的主人,我是自己業的繼承人,我因自己的業而生,我與它密不可分──不論善業或惡業,我皆應承受。」佛陀曾教誡,我們每日皆應緊記此偈。但,它又為何重要到必須每日緊記呢?  

「業」這個字,若照字面直譯,意思是指「行為」。在佛陀時代有許多種用法:「業瑜伽」,意指修行的行為。但佛陀卻說:「啊!諸比丘,我說業即是意念。」業絕不只是行為,它還包括其背後的意念(動機);此外,意念也並不僅止於我們所做的,它還涵蓋了我們所想和所說的。我們對「業」這個字的用法基本上並不十分正確,因為我們通常都將它解釋為「因」和「果」,雖說如此,既然現今「業」已被如此普遍使用,我們就維持這個用法。  

當我們在做事時是有意或無意,這中間的差距頗大。如果我們不小心踩死一隻螞蟻,大概是沒看到,也許只是不小心,但這並不構成殺業,因為背後沒有殺的意念;反之,假若園裡有一堆螞蟻,我們想除掉它們,將毒藥灌了進去盡可能地消滅牠們,這便構成殺業了,因為這行為背後的動機是蓄意的。佛陀的智慧指出「行為」與「意念(動機)」之間的差異處。  

我們的意念會導致成「果」,而我們的所做所為當以思想的策動為首。因此,我們的思想只是自我的一小部份,但卻也是最需要小心觀照的部份,這是禪坐中所要學習的。除非我們明白自己的思惟過程,否則無論我們做什麼,都會由於不知自己的意念,因而無法成就善業。當我們明白自己的念頭時,才能夠改變它們,而這樣的改變,就使我們能朝著正確及造善業的方向前去。  

有些人認為:「我要造善業,以得來世的安樂。」這是商業的行為──求回報。不過,這比連想都不想,只是隨性行善還好,可是,結果往往是不如己願,因為,那是一種完全自私的想法。  

要明白善行(善業)應發自於智慧,否則只會造成自身的不樂;「善行」是讓自己和他人在平靜與和諧之下生活。心存回報的想法是執著與期待,所有的期待必得失望,沒有一個期待能永遠如己所願般地實現;期待使我們陷入未來,而不是安住於當下。下一世、下下一世乃至再下一世,到底是哪一世呢?那五分鐘後呢?最理想的狀況無非是,能將善行(善業)深植在心中,以杜絕任何可能的差錯,且只要還有一絲可能的差錯發生,智慧就得加以導正。

【輪迴】  

輪迴往往是個與迷人、希望、期許等等想法相應的主題,再不然,就是完全令人排斥。關於輪迴,有一個典型的譬喻──蠟燭。新蠟燭從燃燒將盡的舊蠟燭那兒引燃火焰,於是,舊蠟燭熄滅了,而新蠟燭則燃燒著。很顯然地,是有一根新的蠟燭,但是那火焰是同一個火焰還是不同的呢?如果投票表決的話,你會發現有一半的答案是說「同」,另一半則說「異」。其實是兩者皆非,它所俱備的是一種能量的轉移──是熱力被轉移了。熱力就是一種能量,而這便是輪迴的道理──我們對生命渴求的熱力轉移。除非覺悟了,否則我們渴求生存的欲望是不會減弱的。  

有一位名叫漥洽枸塔的行者曾經問佛陀:「世尊,覺者入滅後是如何?往何處去?」佛陀回答說:「行者,請將這周圍的樹枝點火引燃。」於是,這位行者便將火給點燃,佛陀接著說:「現在,請再丟一些樹枝進去。」行者照辦,佛陀於是問他:「現在情況如何?」漥洽枸塔回答道:「噢,火燒得正烈。」佛陀又說:「現在,請停止扔樹枝。」不久火熄滅了,佛陀進一步問他:「火怎麼了?」「世尊,火已熄滅。」佛陀接著又問:「嗯,它到哪裡去了?它往前去了?還是往後?往右?還是往左?往上抑或往下?」行者回答說:「不,它哪兒也沒去,它只是熄滅了。」佛陀對他說:「對,覺者入滅後,正是如此。」  

一旦停止將乾柴扔進渴望、愛欲及希求的火燄中,那火焰便熄滅了。覺者是不會再造業的,也因此不再有輪迴的因了;而我們這些仍然渴望生存的人,業便成了我們輪迴的護照。渴望的熱力便是能量的轉移,但有時候,負面的渴求也會生起,人也會因生命太苦而想輕生。然而不論是「我」想活或「我」想死,同樣都是我見。不過,對生存的欲望乃是我們最強烈的渴求,強烈到即使是臨死前躺在床上,仍很少會祥和地放下和妥協。  

有句話說,死亡的那一剎那可以是覺悟的最佳時刻,因為我們必須捨棄對身體的所有權,但是大多數人皆不想放下;雖然身體被強制要捨棄,可是,大都是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然而,死亡時若是自願捨棄此身,那就可以是覺悟的剎那了。當生活依然舒適,一切似乎也很美好時──飲食不錯、消化也正常,天氣不冷也不熱,蚊子也沒在咬人,更沒有人口出穢言,這時候,放下似乎變得不那麼迫切,而解脫,也就更顯得不那麼重要了,但面對死亡,我們仍有一件事可以做,那便是放下。...............(未完)

    

  

 

《第十一章 十德(十波羅蜜)》

  布施、持戒,捨離,智慧、精進,此為五;

                                                         忍辱、真實、決意、慈悲、平等,則為十。

                                                                                                                            佛陀法語

 

  有三種特質有益於禪坐,分別是:布施、持戒及慈悲。不僅這樣,性靈生活中,尚有許多必要的特質須要增長。

  這些特質稱作:波羅密,是至高無上的意思。我們心中皆具有這些特質的種子,若非如此的話,我們可得在不毛之地上耕耘了。因此,我們內心確實具有這些潛能,所以還是能有所作為的。除非全心投入,否則是得不到堅毅而安住的心──這樣的心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我們總是受制於他人的情緒和善意,以及周遭的環境和舒適的生活。只要我們依賴任何事物,我們就成了它們的奴隸。當個奴隸是很不愉快的生活方式,生活中充滿許多恐懼。每個人都有恐懼,但是依靠他人或外在環境是完全不可能使思想和行為得到自由,而正是這種自由最終能使我們解脫。不過,這不意謂我們能為所欲為。思想的自由,意指一個獨立的思考者有獨創一格的思考能力,並且可以抉擇自我的行為去向。...............(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