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雅•珂瑪簡介

第三章 自我的愛憎

第九章 心是識的基礎

前言

第四章 苦即煩惱

第十章  根除自我的妄見

四序言

第五章 捨棄一切

第十一章 十二個趨向涅槃的條件

編者的話

第六章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第十二章 禪那

第一章 馴馬師

第七章 如是而已

附錄一  何謂「愛」?

第二章 戲劇

第八章 性靈的成長

附錄二  善用每一天

  

前言                       馴馬師            戲劇             附錄一

 

 

《前言》


              
 有慧眼之人,似乎都對時下有世風日下之感。因而愛好和平之人,皆有感在面對困頓與恐懼的情境時,很難不隨波逐流。

 然而,佛陀直接而明瞭的教導,道出了真實的平靜與快樂並不存在於世間法中。首先,是世間法的遷流變化,其次膚淺的世間法並無法滿足我們內心對常樂的渴求。

 這本小冊子裡對﹁法﹂的說明,在這裡提供給各位作為解決問題與痛苦之道,同時,也使大家對佛陀證得究竟平靜祥和之道,稍有認識。若有人因此而感動,發願修習戒、定、慧之道,這將使世間變得更加美好。

吾在此對佛法的闡釋,得自於個人的修行經驗,若有任何誤導之處,還請各位學者、行者見諒。修行,是一個持續不斷的進階過程,因此,人與人之間的見解難免會有相左之處。

 願這份法的供養,為所有曾協助此書付梓及曾閱讀此書的讀者,帶來幸福與快樂。


艾雅•珂瑪一九八八年二月二十九日 
於巴拉布都瓦僧尼島        
斯里蘭卡,定單都瓦        

 

  

 

 

 

第一章 馴馬師

 

陀時代有位馴馬師名叫凱希。有一天他跟佛陀說,在他馴馬的事業裡,有四種不同的馴馬方式。第一種馬只需告訴牠,並以腳來下達命令,馬就會服從了。第二種馬必須示出馬鞭,但是還用不到。第三種馬,馴馬師必須揮動馬鞭,讓馬兒聽話。可是,他也遇過用這三種方法都失敗的馬,完全無利用價值,所以便把牠殺了。他希望聽聽佛陀的意見。

佛陀說:「我對於我的弟子們也是用一樣的方法。」

凱希非常驚訝地說:「您身為一位沙門、佛陀、覺者、隱者,會因為弟子不服從您的教導而殺了他們嗎?」

佛陀接著回答說:「是這樣子的。有一些弟子們只需說一次就能明瞭,很容易受教。但是,有另一類弟子們需要我告誡他們,如果他們不受教,便是在造惡業。如果他們經常這樣聽聞,他們終究會明瞭。還有另一種弟子須要立下規範,並且非常明確地告訴他們該如何行動之後,才漸漸學習。可是,最後有一種弟子,前三種方法都無效,對於這種弟子,我會殺了他們。」

凱希說:「我真不敢相信,我從不曾聽說您殺過人。」

佛陀於是答道:「我說殺弟子的意思是指我不再教導他(她)們了。因為從『法』的角度來看,我們視這種弟子已經死了!所以才說我殺了他們。唯有當我教導他們時,他們對法、對身為老師的我而言,才是活著的。」凱希歡喜信受,離座而去。

當我們聽到這個故事時,必須同時記得佛陀最後的遺囑:「以自己為岸,以自己為依怙,精進修行。」他經常提醒人們,要依他所教導的「法」,而不是依他這個人。當我們聽到這句話時,絕不能誤以為不需要教誨和老師,「法」就已存在我們的內心。假若真是如此的話,我們早就覺悟了。

相反地,我們除了要感謝教法的存在外,還要對能給予詮釋的老師心存真誠的感恩。除非我們善加利用這個機會,否則我們便會被殺死。因為假如現在不學習,「法」在未來對我們而言也許就不再是活的。假使我們沒有盡一切所能地運用當下的機會,那麼我們的內在便已經死亡。我們一旦無法接受新的事物,對於轉變也仍未準備就緒時,便與死無異了。...............(未完)

 

 

   

 

 

 

《第二章        戲劇》

 

士比亞寫過:「世間是個舞台,男人與女人都只是演員。」

佛陀大概也會認同莎士比亞的這段話吧!

我們可以將這個說法稍作推演,假想我們就是那個扮演重要角色的知名女演員。也許在一次機會中扮演《仲夏夜之夢》堛漱后,或在另一次機會中扮演《浮士德》堛爾租茜或馬克白的妻子,我們竭盡所能地設法扮好每一個角色。上台之前,我們會到後台換上適當的戲服,然後全力以赴地朗誦出我們的台詞。成功的話,我們會得到如雷貫耳的掌聲,並感到非常快樂。不過,當我們回到後台之後,換回了平日的服裝,便回家去了。此後我們並不會再認為我們仍是馬克白的妻子,對不對?也不會以為我們還是《仲夏夜之夢》中的王后或葛莉茜,對不對?總之,我們還是我們出家門時的我們。

在二、三十年的職業生涯裡,我們也許扮演過無數的角色。請稍微回想一下,在這一生中,你扮演過多少角色──女兒、姊妹、學生、朋友、情人、母親……,這不過是多數中的少數罷了!還有秘書、記帳員、園丁、廚師、洗罐員、保母等無數的角色。隨著每一次角色的轉換,都會換上不同的服裝──你在辦公事裡的穿著當然有別於在家中煮飯和整理花園時的穿著。不同的角色,便有它不同的服裝!可是,當我們認為我們就是那個扮演的角色時,問題便產生了。當女演員回到家時,她依然是凱薩琳赫本或任何其他人。但是,問題是,我們在這一生中,每次扮演不同角色時,都會認為自己便是那個人,而去認同它。因為這樣的認同,使我們看不清楚這一切只是一場客串,一旦我們停止從事那個角色的戲份時,便是終了。相反地,我們卻不斷地塑造自己在戲劇裡的假象。我們不可能從早到晚都只扮演園丁的角色,更何況,當我們入睡時,我們甚至連自己昨日是誰都記不得了。

我們的認同過程造成了執著的產生,但不一定只執取某一特定角色,也或許想成為有相當份量的人物。我們會想:「我是一位妻子、母親、醫生、律師,因為我的行儀得當。」各位只需再回想一下,你不過是一位演員,回到舞台上,在一場戲劇裡表演。毫無疑問地,你絕對不是正在扮演的那個人,那不過是個角色,對不對?

我們的執著來自於我們深信自己就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假如我們不高興,便以為我們有能力去轉換我們的角色,而「變成」另一個人。如果做一位妻子無法帶給妳快樂,便認為可以離婚;如果身為一位僧尼無法使妳快樂,也不妨做一位沙灘女郎。假使兩種角色都失敗了,或者做一位印度沙門可以成功也說不定。每次的角色如果都無法帶來滿足,我們很容易想嘗試新的角色,穿新的服裝,換新的背景。只要各位想一想,我們一天當中,扮演過幾個角色。這時候是學生,下一刻可能便是給人上菜的服務生,再過個時辰,可能就變成領導人。其中,每一次都有一個「我」,所以「我」在尋找一種認同。如果台下觀眾並沒有即時給予掌聲,或者有時表現得不盡理想,悲劇便產生了。

知而不行是人類本具的習性,因為它太難辦到了。其實,不去認同我們的角色也許會比較容易,因為,如此一來,我們便無須期盼他人的掌聲了。如果在這之中的,只是一個角色,而不是個「我」,那麼,有沒有人對你的表現給予掌聲,便不重要了!我們全力以赴,那就夠了。縱使有人向我們丟爛蕃茄也無妨,因為這不過是場舞台劇罷了。第二點,能帶給解脫的,也就是「無畏心」。一位演員對舞台的恐懼,是來自於自我意識──希望受到歡迎與喜愛,以及害怕受到排斥。當我們執著我們的角色時,同樣的事情便會發生。

無明與自我的概念,會使我們無法放下對角色的佔有,已經養成的慣性思考模式正阻擋著一個全新的內心視野。我們必須跳脫出來,並覺悟一切外相的虛妄。我們只是在扮演戲中的一部分,而任何深信戲中便是絕對真理的人,將會永遠遭遇困難。幕簾垂下,便是戲劇終了的時候,這種情況隨時會發生。然後,我們必須再等待下一場戲的開始。角色的扮演被每一個人這般地重視,如此的執取,造成更強烈的執著,因為當我們深信那個角色便是「我」時,我們會去執著它。就因為我們的執著,使我們更加深信那個角色就是「我」。...............(未完)

 

  

 

 

 

 

附錄一 何謂「愛」?

  

 

.........................   正的「愛」,不應該是尋找一位值得我們去愛的人,或是探查他們是否值得被愛的。如果我們誠實地反觀自己的話,會發覺自己也不值得被愛。既然如此,我們為何還期待他人必須完美無缺呢?愛與這個人的品性、希望被愛與否、是否也愛我們,乃至需要愛都無關,因為我們明白自己的缺點,所以當有人愛我們時,我們會想:啊,太棒了!這個人愛我,但卻不知道我種種的缺點。我們不斷尋求愛我們的人,來助長我們自以為是的部份。如果找不到,便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人們甚至感到沮喪,乃至尋求逃避之道。這些都是錯誤的處理方式。

在心靈的道上,是無所得,而且必須捨棄一切的。很明顯的,第一件必須放下的就是試圖「得」到愛。相反地,我們必須付出「愛」。這是心靈之道的秘訣。我們必須全心全意地付出自己。三心二意所做的事,只會得到三心二意的結果。這麼說來,我們又應如何付出自己呢?答案是:毫不保留,不存私心。如果我們希望被愛,就是在尋求一種支持的體系;如果我們想付出愛,就是在追尋心靈的成長。...............(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