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五. 五蓋

十二. 悲憫

十九. 喜悅

序言

六. 進階指導

十三. 放下

二十. 說話與傾聽

禪修每日作息表

七. 開示慈悲和禪修指導

十四. 情緒

廿一. 疑惑與坦然

一. 簡介及禪坐指導

八. 內觀夢與內觀煩惱

十五. 五種觀想

廿二. 尊重、感恩

二. 立禪與行禪的指導

九. 身體的苦受

十六. 善待自己

            、布施和歡悅

三. 食物的觀想與進食的指導

十. 捨心

十七. 精進與平衡

廿三. 慈悲觀的禪修

四. 傾聽與靜默

十一. 念處經

十八. 你成長了嗎?

 

 

 

               捨 心      悲 憫         放 下     慈悲觀的禪修

 

前言

書內容為蘿絲梅瑞和史帝夫.威斯門在一九九咻~間,於泰國柯葩囊的考檀寺「國際禪修中心」所辦之「十日禪修」中,所作的開示與指導。

一九八七年底,我們受到許多來到柯葩囊考檀寺尋求禪修指導的西方旅遊人士的一再邀請,教導禪修。有鑑於尋求禪修人士不斷增加,正式密集禪修的教導很有開展潛力,於是,十日禪修便於一九八八年五月開始,至今猶持續。

為了尋求深刻、內在的平靜與智慧,禪十中的基礎指導,是依佛教中許多訓練心的法門而設計出的。

禪期中強調善性的增長,諸如:慈、悲、喜、捨、耐心、毅力、忍辱、精進、了悟與智慧;以及減除不善性,諸如:貪、瞋、怒、嫉妒、恐懼、擔憂、悲傷與無知。

這種心靈訓練最重要的部份,在於增長對自己身、語、意的敏銳覺知。此覺知(亦指正念)對增進內心的清明與強韌是不可或缺的。

一旦擁有心靈的清明與強韌,便能洞悉何種身、語、意會導致壓力與困頓,而何種能在自我與他人間帶來平靜與和諧。

長養這份領悟,能令我們學習放下對貪、瞋、痴的執著,及其所導致的壓力與困頓。

我們在禪修經驗中發覺:正念與放下困頓,相當受助於慈悲心與慈悲身、語、意的長養。

慈悲心策勵我們不做有害自他的事。愈是長養慈悲,就愈能明瞭:正念對生命各方面了悟的增長,極為重要,如此便可著手增長善性,削減惡性,進而造就能引生更加平靜、知足,以及更深層快樂之因緣。

過去,許多在此完成禪期的學員,曾一再要求能擁有開示內容的書稿。這促使我們將開示和指導的內容整理成書。書本得到熱烈迴嚮,學員們更是受益良多。他們有書稿可帶回去參考,日後也能溫故知新。

有鑑於此,我們深感將這些內容付梓成冊的重要意義:不只對學員方便,亦有助其他對禪修感興趣的人士。

在書中,我們決定將禪修的型態保留,包括與禪修相關的訊息也一併納入。這麼做有助將禪修的氣息傳遞給讀者。

如此也有助讀者了解:本書的內容與學員在此所受的完整教導與教法仍有差距。例如禪期間和老師單獨面談,即能提供更多個人的指導。

此外,正式的禪修之外也補充一些特別的拉筋運動,對許多人在增長身體的覺知與彈性上,幫助不小,也特別有助於他們的坐禪。

我們對於考檀寺的長老美琪--阿夢潘,以及其他的僧尼,在我們這幾年的教導裡,所給予的招待、鼓勵與支持表示萬分感謝。

我們也要對我們的雙親、老師以及所有曾扶持我們內心成長的人士,表示感恩。

特別感謝達賴喇嘛和Teuzin Geyche Tethoug授權使用達賴喇嘛(載於第八天晚上的開示),以及Khyabje yongzin Ling Dorjee Chang(載於第六天晚上的開示中)的短文。

Ruth Weissman和Peter Sudworth協助本書內容的編輯不遺餘力,在此致上謝意。

盼此書能幫助人們尋獲更多的平靜與滿足,減少困難與問題,同時俱備更多耐心、慈愛、捨心、喜悅、包容、智慧和……………………

   ……………………慈悲的領悟。

  

 

捨心

早我要詳細說明坐禪與立禪,使各位更瞭解如何讓正念與審察在禪修中雙管齊下,同時我要再深層地解釋捨心(平等心)。

就如我們指導各位的,要從感覺身體的坐或站開始禪修,當注意力審察過身體的每一部位後,放鬆你的姿勢,可以在坐時從腳到頭,或站時從頭到腳。輕輕地做幾下深呼吸,再正常呼吸。

觀呼吸,跟著它入、跟著它出、起、伏。

如海浪潮起、潮落;有長、有短。只去觀察就好,不要受到干擾,只是觀察。

當念頭生起時,輕輕地覺知它們,然後再試著放下它們。放下後,再回到呼吸上。念頭和幻相生而又滅  如夢幻泡影般虛妄不實、遷流變化。

如果你無法放下念頭或念頭糾纏不清,致使你深陷泥沼,此時就要試著覺知心的狀態,心是否被瞋心與欲望所覆蓋?覺知它、審察它、放下它,看著它消失。

如果仍無法脫困,就該繼續審察它。試著去審察心攀附的對象,諸如:瞋心、擔心、悔心、疑心等內心的障蔽。要先確認它們,再去審察它們的能量特質。我們並不是要探究念頭的細節,或這念頭針對誰,或為什麼有這些想法等。

這很重要,如果我們對念頭的細節──念頭的主題及疑惑等感興趣時,往往只會繼續陷於紛亂的念頭與其反應中。你可能會繼續陷於其中,而無法馬上從欲求念頭或憎惡念頭的泥沼中脫困。

你得去審察這些能量的特質,覺知它們對身體造成的影響。身體是否緊張?請注意呼吸的變化,是否變短或粗重?同時觀察心裡的運作,從些微的激怒到強烈的情緒。

試著跳脫對念頭的執著與迷惘,去坦誠面對壓力與不滿。如果你辦得到的話,便能以慈悲心對待妄念所生的不滿與壓力,然後更能容易地放下。

放下時,去感受那一刻的開闊與壓力的消退,並體驗壓力的消失。念頭既生了就會滅。

情緒生了也會滅,試著去觀照、審察,阻止它們繼續滋生,不讓舊有習氣繼續壓制心靈,再去增長「不排拒、不執著」的新習性,同時更要清楚了解那些念頭的無常性與不滿足(苦)的本性。

如果有噪音分散注意力,試著在心中默念「聽」、「聽」,然後再回到呼吸上。

對氣味也是如此,默念「聞」、「聞」,它們生起必會滅。如果開始有了反應或對它們起心動念,那麼就專注於反應,試著去確認這些反應、念頭,然後放下,再慢慢回到呼吸上。

身體的感覺也許會生起,如果干擾了注意力,就覺知它們,再輕輕的回到呼吸上。如果繼續使你分心,就去注意它們。融入其中,再去審視、探究、觀察,不要陷入對它們的反應中。相反地,請試著在剎那剎那間去觀照。

試著覺察感受的特質,它是擴大、收縮、燃燒、冰冷、消失、流動還是振動等?去看清感受本身的持續變化,感受一旦到了巔峰,就會跌至谷底,當它又到達巔峰時,就會再跌落谷底。

試著安住「谷底」,但千萬別把巔峰的記憶也一起擾動了。如果感受的強度減弱,或心不再對那些感受有反應,就回到呼吸上,入息、出息、起、伏,別迷失在感受中。只要心一重拾平衡,就重新專注在呼吸上。感受生而又滅,試著去了解執著在心中所造成的壓力與痛苦,以及心和感受是不同的。

身心不斷遷流變化,我們要觀照與審察,試著長養不執著的覺醒和智慧,並徹見身心的本然,進而坦然面對那永無止息的生生滅滅。

我們要長養平等心,也就是「捨心」,試著培養並感受這平等心、捨心。捨心是安祥知足的心,是我們能平等對待一切事物的一種心靈特質,使我們能冷靜地審察,既不生好惡,也不會為我們的私欲而去矯柔造作。相反地,捨心能照見其本然。

捨心的平靜是在深刻的慈悲領悟中增長的,這跟仰賴樂受的平靜不同。慈悲的領悟起始於願意以覺知與探索接納當下。

這麼一來,我們審視、探究,並看清經驗的特質與苦因。慈悲的領悟開始洞悉:對經驗與惡念的執著,只會在心處於懊惱、壓力與苦痛狀態時滋長。慈悲的領悟,是捨心生起的始因。

從許多方面看來,捨心表示心已能坦然面對自然法則──無常。這是一種接受,接受人無法將無常變為永琚A更不能要求世界要如我所願。

捨心不是冷漠,冷漠來自無知而非智慧,這觀念非常重要。許多禪修者錯將冷漠當成捨心,冷漠往往來自於壓抑、逃避、自私、欺騙以及自以為是的聰明。

冷漠缺乏悲憫心,也就是不想去探究痛苦、執著與瞋恚的根源與起因,也不願去審察由我們內心所造成的後果。冷漠是不關心,也可以來自不覺知、無聊、瞋恚。有時它可能來自機械般地修習正念,而非根基於慈悲和智慧。

捨心便是建立在苦因(苦集)──無明、不智反應、執取無常因緣和惡念等的了悟上。我們明白若想要減輕壓力、困難與問題,就必須學習放下,放下我們的自私以及對貪、瞋、痴的執著。

捨心是一種耐心觀察,來自培養敏銳的覺知和深刻的慈悲領悟。

我們今早的禪坐要先做幾分鐘的慈悲觀。請各位坐好。     

請專注在自己身上,也許各位已看到一些身心生起的困難,使你無法保持平衡。     

讓慈悲的治癒力在身上發酵,並瞭解所有的人都有困難。讓慈悲的能量包容緊張、欠缺感、自我批判和憎惡的痛苦……接受……調柔……治癒那痛苦。願我在悲憫、慈愛的溫暖之中,學習看到事物的真相。願我接受自己,並一點一滴地超越自我。     

願我能放下瞋恚、恐懼、憂惱與無明。願我常享幸福,並具備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克服生命中的困境、問題與挑戰。

願我覓得心靈的平靜。     

接下來,將心專注在一些朋友身上。瞭解你和他們的心並無差異,他們也可能經歷到和你一樣的困境。對他們心生悲憫的廣大力量,和他們一起感同身受,明瞭自憎及執取壓力的苦痛。願他們在悲憫、慈愛的溫暖中,學習看到事物的真相,並接受自己,一點一滴地超越自我。     

願我的朋友能放下瞋恚、恐懼、憂惱和無明。願他們常享幸福,並具備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克服生命中的困境、問題與挑戰。

願我的朋友覓得心靈的平靜。     

現在將心放在你熟識的人身上。他們也許是商店裡見過的人,或約略認識的人。想想你和他們的心無有差異,同有一顆難以應付的心要對治。     

對他們生起悲憫的廣大力量,和他們一起感同身受。一切眾生都和你一樣尋求喜樂。願他們在悲憫、慈愛的溫暖中,能超越自我。     

願這些人能放下瞋恚、恐懼、擔憂與無明。願他們常享幸福,並具備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克服生命中的困境問題與挑戰。

願這些人覓得心靈的平靜。     

現在,將心放在人們身上……可以是一個你不喜歡的人。試著去瞭解他們也有對治心的困難。     

一旦洞悉自我內在的瞋怒、嫉妒、孤寂與自憎的痛苦後,會瞭解:要放下這些負面能量,進而超脫它們是多麼困難啊!願各位諒解你不喜歡的人。有了這種瞭解後,試著以悲憫、諒解和慈愛之心對待他們。     

在具有悲憫與慈愛的治癒能量中,願他們超越自我,學習放下那具毀滅性與負面的情緒。願他們學習自我寬恕,而在慈悲領悟的溫暖之中發現內在平靜、苦的息滅,以及愛的溫暖。     

願一些我不喜歡的人能放下瞋恚、恐懼、擔憂與無明。願他們常享幸福,並具備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克服生命中的困境、問題與挑戰。

願他們覓得心靈的平靜。     

此時,你可以繼續將禪觀的範圍擴大,或將注意力帶回自己身上。對自己做完慈悲觀之後,可以開始觀呼吸。    

(開靜)

第一天早上,我們要求各位在進出門時,特別注意保持正念。第二天,我們請各位在洗盤子時加以留意。昨天,我們又增加了穿脫鞋與上下樓梯。

今天,我們希望各位正念於起身與站立的動作:禪修後、吃完飯後的起身動作;躺下,早上或休息醒來的起身動作;從坐姿轉為站姿或上完廁所後的起身動作,一天當中任何起身的動作。請留意你的身體如何移動:手臂朝何方伸去,手掌的方向,背脊如何彎曲,頭如何傾斜。試著去觀看、學習,並安住在當下……安住在那起身的當下。

  

 

悲憫

想要讚許各位在禪期裡的良好表現與努力,諸如保持靜默,平靜地坐禪、行禪。請保持精進,試著維持已提起的精進,盡力增長。繼續努力!

保持靜默是非常有益的。不論坐禪或行禪都來參加,繼續努力就對了。任何在正道上所作的努力都將給你帶來好的收穫──不論任何小的收穫都一樣。

學習我是誰、是什麼的修行與心靈的增長發展,是世上最難學的事。這需要付出相當努力,但其結果是非常值得的。

修行大部分都得一點一滴、慢慢地不斷努力。有些人認為「嘗試」這個字是負面的。事實上,是因為他們在嘗試過一、兩次後便放棄了,因而使它變得負面了。

但在此我們強調嘗試、嘗試、不停嘗試。如果我們持續嘗試,就會持續學習與成長。泰語裡有一句話說:「Tee la lek la noi」,意思就是一點一滴慢慢來,只要繼續努力就對了。

試著以耐心、慈悲與領悟來觀照自己的心;學習我們是誰、是什麼,並探究我們為何會有某些自然的反應。

我們不僅要看清必須糾正的缺點,也要看到自己具備的優點,因為我們通常都不夠注意自己的優點。試著去為自己的優點感到喜悅與快樂,並且努力使它們增長。我們愈是瞭解自己與自己的心,就愈能在慈悲、領悟、耐心和平等心等善的特質中成長。我們愈去增長這些優點,就愈能幫助別人成長。

試著以悲心去從事一天當中所做的事。當各位進入禪堂時,如果仍有人在禪坐,請慈悲地儘可能安靜。出於對別人的悲憫,請儘量準時,這樣你就不會去打擾已在禪坐的人了。

出於對自己及他人的悲憫,請在聆聽開示時,儘量坐定。這是非常有益的。如果各位太鬆懈或躺下,心也會隨著鬆懈,無法像禪坐一樣地專注。

如果各位坐禪時感到非常不舒服,請在面談時告訴我們,我們會教各位其他打坐的方式。請在開示時儘量坐好,以一顆明亮、醒覺的心,讓自己能更容易瞭解並因此受益。

出於對自己的悲憫,請特別留意瞋恚的其他面向。它們往往會反應在許多禪修者身上,或稱為「瑜珈心態」。不過這絕對不是真正禪修者的瑜珈心態,而是不成熟禪修者的心,也不瞭解心靈增長的根本核心,是一種虛假的瑜珈心態。

也許有人已曾經驗這類不成熟的「瑜珈心態」,諸如:「這兒的課程安排得不對,行禪太多,禪坐也太多。經行的步道不對,不是太長了,就是太短了。他們幹啥把鈴聲搖得那麼響?……為什麼不再搖大聲一點?…為什麼不能看夕陽?……為什麼不能再多練習一點?……老師這兒不對、那兒不該」等。

這是一種不斷在時間表、環境、老師、其他禪修者身上找碴的心態。這種不成熟的瑜珈心態並不討人歡喜,而且總是被瞋恚所激起,持續向外指責。怨天尤人以為自身的問題辯護,因而阻礙你的修行,減緩甚至停止悲憫與領悟的成長,因為心總是不斷地交織,交織出愈來愈多的瞋恚。

請記住來此的目的,是為了使自己進步,並在內心裡長養一些法門,這些法門將幫助你放下自己引起的困境與問題。

各位不是來這塈幭雈~在事物的,如:時間表、環境、老師等。

出於對自己的悲憫,試著往內心看,觀照自己,觀照對生命的反應,唯有以這種最具建設性的方式才能有所成就。如果各位在此持續對外界事物及別人心生瞋恚,就會喪失一個寶貴的機會。

請各位小心不要陷入這種不成熟的瑜珈心態,這對你的修行以及你與其他禪修者、我、羅絲梅瑞的關係會有很大的影響。出於悲憫,請留意這些厭惡。

通常,造成不成熟瑜珈心態的根本原因是自卑──憐憫自我。這是極負面的特質,有些人很難釋懷,因為即使內心充滿了痛苦與哀傷,它仍能建構起一種非常強烈的自我認同。

昨晚蘿絲梅瑞所提到的四聖諦,是心靈增長的重要基礎。生命中的困難、不圓滿,以及許多問題的起因皆來自於自我;藉由增長智慧便能解決痛苦。這條道路終究能導引你得到智慧。

有些人只注意到前兩項聖諦,只看到困境、不圓滿,以及自己內心某些東西所引起的許多問題。

然後,他們埋怨自己,認為自己很糟糕,不往遠處著想,於是自怨自艾,也可能認為自己罪有應得,不敢奢求沒有問題的生活。

即使告知一些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們也會拒絕聆聽,不願嘗試。這些人甚至並沒嘗試過,覺`常聲稱:「啊!那個對別人有用啦!但對我無效。」

慈悲不是自我憐憫。自我憐憫是一種自卑,但慈悲卻能幫助減輕並放下自卑——除非你想要放下才行。要瞭解自卑有多苦,自己必須去看清這點,不要迷失其中。

心靈增長之道,有時就像去對待未被妥善照顧的房屋一樣;由於缺乏智慧,忽略了要好好清潔與照顧,而今他們決定要清理一番。

如果他們閉著眼睛繞屋子走一遭,這能掃得乾淨嗎?唯有張開雙眼,善用正念與悲憫,看清屋子,知道髒在哪裡,哪裡需要清理,這些才是重要的。

有時,這份工作是不愉快的,而且非常辛苦;可能開了一扇門後,看到房間髒亂不堪,就立刻把門關上。

有些人看到房子這種情況,心煩意亂,便坐下來自憐一番,這樣做是無濟於事的,甚至使你延緩、停止打掃。

清理房子的工具很多,只要知道使用適當的工具,並努力打掃,房子就可以清理乾淨了。

記住我援用的這個例子:我們的房子裡不只有灰塵,還有許多美麗的畫,舒適的傢俱、裝飾品等,只要稍作擦拭即可。這當中有善的,也有不善的,如何去蕪存菁呢?

假如我們要為木桌打臘,這似乎是個把桌子處理光淨的正確方法,而且確實易於清理乾淨。但如果我們要為窗簾打臘,那可就不好了!如果我們用吸塵器清理地板,那也是個方法,但如果我們將吸塵器用在銀器上……!

學習正確的方法,搞清楚狀況,在不同的狀況裡要使用正確的工具,並對自己有慈悲心,好好增長內在的寧靜與平衡。

當自卑生起時,嘗試去觀照它,學習如何減輕這些想法。將心思放在四聖諦上,但不要只停在前兩項而已。出於悲憫,幫助自己,才能幫助他人。

照著時間表活動,是在表現你對自己與他人的悲憫。藉由靜默與盡力坐好,也是在對自己與別人表示悲憫。觀察不成熟的瑜珈心態與自卑,就是在對自己與他人表示悲憫。

因此,為了利己助人,請試著遵循時間表,繼續精進,保持沈默。

任何增進優點、減少缺點的努力,任何朝這方向的努力,都將引生善果。

有個關於著名的禪修大師  卡拉仁波切的故事,我不太記得細節,故事大致如此:

有次卡拉仁波切駐留在美國的禪修中心,附近有個心靈團體,他們聽說禪修中心裡來了禪修大師。

他們想:「太棒了!咱們去拜訪這位著名的禪修大師,看看他能告訴我們什麼。」他們慣於參加所有不同種類的「心靈」活動,類似參加降靈會,嘗試和靈魂溝通等活動。

他們於是去拜訪卡拉仁波切,寒暄客套之後,他們問他:「你能浮在空中嗎?你能在天上飛嗎?」

他看了他們一眼說:「不行。」

他們有點失望,認為他是偉大的禪修大師,竟然不會飛!於是他們又問他:「你能看透我們的心事嗎?你能告訴我們,我們心裡在想什麼嗎?」他回答:「不能。」

他們又感到失望了,接著他們問他:「你能和靈魂溝通嗎?」他又回答:「不能。」

這讓他們更失望了,不過他們還是繼續問了他一些類似的問題,他仍相同地回答:「不能、不能、不能。」。最後,他們簡直失望透頂,就對他說:「嗯!那你能幹什麼?」他說:「我只是對所遇到的每一個人修慈悲心。」

我們愈瞭解自己,慈悲就會愈增長;內心的悲憫愈多,對自己與他人的利益就愈大。

我要從幾分鐘的慈悲觀開始今天的坐禪。若各位仍未坐好,請趕快就緒,將注意力專注在呼吸上一段時間,以便能安坐下來。

請設想你自己人生中的逆境與挑戰,試著對自己心生慈悲。

     

願我能學習、修習,並長養心靈增長的方法,以克服、瞭解、包容人生中的困境與挑戰。

願我覓得心靈的平靜。

     

現在想想你的親戚,設想他們可能遭遇的逆境與挑戰,試著對他們心生慈悲。

     

願我的親戚能學習、修習,並長養心靈增長的方法,以克服、瞭解、包容人生中的逆境與挑戰。

願我的親戚覓得心靈的平靜。

     

現在請想想你的一些朋友,設想他們可能遭遇的逆境與挑戰,試著對你的朋友心生慈悲。

     

願我的朋友能學習、修習,並長養心靈增長的方法,以克服、瞭解、包容人生中的逆境與挑戰。

願我的朋友們覓得心靈的平靜。

     

現在試著去想想曾經在生命中幫助過你的老師和人們,設想他們可能遭遇的逆境與挑戰,對那些幫助過你的人心生慈悲。

     

願那些幫助過我的人們能學習、修習,並長養心靈增長的方法,以克服、瞭解、包容人生中的逆境與挑戰。

願那些幫助過我的人們覓得心靈的平靜。

     

此時,或許你可以繼續擴大慈悲觀的禪修,如果你想回來觀呼吸,就再為自己做一次慈悲觀。

(開靜)

到目前為止,我們曾要求各位特別注意進出門口、洗盤子、穿脫鞋子,上下樓梯等的動作。昨天我們要求各位額外注意起身的過程。今天,我們再加一項注意蹲下的過程。

當各位進入禪堂、坐在你的墊子上時,那蹲下身體的過程,你背部的動作、手臂與手掌的移動、頭彎向這邊或那邊。去廁所時,蹲下來的動作。取食後坐下、躺下來休息或睡覺,那些彎下身體的動作。

覺察身體移動、彎曲、伸展、收縮、擴張。試著小心對待身體彎下的動作,就像你對待行禪、坐禪、立禪一般。試著安住在當下的動作當中。

嘗試著在彎下身體的過程中,找到平靜。

   

 

放下

晚我想來談談成就、放下與施、受之間的不同。

通常當我們首次對新的事物、知識和記憶感興趣時,就會提起精神去達成我們還未擁有的事物。

知識使我們更加淵博。我們將教育、財富或地位等加諸於自身,並造就「我」的假象。我們為生活謀求一技之長。我們有朋友、家人及財物。此外,社會大多是以我們努力的成果來論斷我們。

我們通常都將心力放在作為的成果上,一心一意追求。當我們把追求成果當做最重要的事,往往會忽略做事的方法。

許多人可能會將這樣的習性帶進禪期裡,甚至對這種看待事物的方法毫不遲疑,並視平靜、覺悟、智慧為我們要成就的目標。

我們在禪修上遭遇困難的原因之一,是因為禪修的過程大多不是得到平靜與智慧,而是要放下,放下所有的障礙,以得到內心潛在的平靜。

禪修是放下慣性反應,放下我們對生活方式及生命意義的看法與成見,取而代之的是去探究生命的真實意義。放下那些阻斷平靜與智慧的心理障礙。

各位在禪修期間一直精進於禪定與正念的增長時,也許會察覺到,當心強烈地追求禪定或正念,以便得到某種境界時,這種慾求心的能量反而會使我們無法專注,導致許多煩躁、緊張、懊惱與疑惑。

緊接著,我們可能會對每個呼吸、步伐以及當時的動作都感到不滿。反之,我們應以正念與禪定的假想為將來要達到的目標,所以現在苦修為的就是達到這個目標,而此目標便是我們當下精進的報酬。

正是這種心態使我們失去了包容、無瞋和當下的平靜;更失去了放下的自在、減少慾望的平靜,還有滿足於現前當下等經驗──即使只有粗淺的體會。只要你放下五蓋,禪定便會油然而生。

這些都與目的、代價無關,是一種持續放下與回到當下的自然呈現。這種精進與力量有別於其他,是一種持續放下與回到當下的精進和力量,而非只求未來的成果。

 

你在行禪時為的是未來的美好經驗嗎?還是只是為了度過這四十五分鐘,然後就會得到成果嗎?抑或只是精進地專注在每一個步伐、每一個動作;在那當下的安住中,獲得片刻無有未來的擔憂、無有不智之舉與無有欲求的經驗。

以下將欲求之心的力量──有目的性的修行,與有助於修行的精進和力量做個比較,讓各位有所認識。

假設有兩組人要登山攻頂,這樣的動機給予他們開始登山的動力。然而,他們各有不同的登山方式。

一組人充滿了渴望,內心的原始欲望不斷增長,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登上山頂。

他們開始往上爬,一直抱持這樣的期盼,從不滿足於現況。他們不斷地遭遇障礙,對爬山的艱苦抱怨不已,同時內心仍不斷浮現山頂的影像。

燃燒的渴望耗費了他們大部分的精力。他們沒時間駐足欣賞景色,以及體會清新、涼爽的空氣。為了登頂,爬山變成他們必須承受的艱苦。他們內心中充塞想像中的登頂情景以及日後的名聲、讚美等,因而造成不斷摔跤、跌倒,頻頻做出不智的決定,甚至犯下致命的錯誤。

另一組的登山者對登山興致勃勃,他們偶爾抬頭看看山頂,以激勵心智,但他們對登山的過程同樣有興趣  那耐力的極限、身體的感受:「走斜坡時,身體如何向前傾的?」「可以避開這個裂縫嗎?」「體力該如何保持而不透支?」

每當他們到達某個高度時,便融入當下身處的環境──那新鮮的空氣、寬闊的視野。他們還得往上爬,但卻不允許自己因此受挫或害怕,乃至耗費未來所需的精力。登山成了發現新領域的一種藝術,而不單純只是攻頂而已。

當他們爬過陡坡而達到另一個高度時,會因此感到喜悅,而不會在還要面對多少艱難的懸崖或裂口上費神。他們的技巧與知識隨時都在增加。

當他們遇到難爬的裂口或障礙時,會探看周遭不同的途徑,專注於當前的困難。探勘之後,他們以過去所得的了解,運用能力所及的方法,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侷限。

我們大部分都能認清成就對自我的推動力。在西方世界裡,價值是建立在成就上的。打從小時候,我們被迫相信:要達到某種成就,並表現在外界的獲取上,諸如依據社會價值觀而定的名望、身份、地位等,才能成為一個有價值、有存在意義、值得尊敬的人。

孩童經驗通常如此:如果把事情做好、有所成就,就值得被愛與讚美。因此,追求成就的心與「如果我成功,我就有價值,而且值得被愛」的想法混為一談。

那麼,當我們沒有成就時,就會覺得自己一文不值、沒有用、不值得被愛。我們不喜歡這種感受,於是,成就、成功以及表現成果的欲望便成為內心的主要動力……,這麼一來,我們就是有價值的,而且值得被愛。

這種情形從小就開始了。那時我們正學習生活中許多基本事物,父母的認同至為重要。

譬如,父母通常在教我們如廁時,總希望快快得到「結果」,問題就產生了。雖然我們知道該怎麼做,而且也必須告訴父母,可是,當我們趕緊跑向他們時,尿布卻掉了,當我們再也忍不下去時,只好就地解決。父母可能瞪著我們說:「你這個壞孩子!」然後便把我們抓了起來,衝向洗手間。結果,卻往往導致我們深受挫折,然而,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呀!

在學校裡,我們也許是個普通的學生,成日打混,有些老師卻只注意高成就的學生。那些學生得到老師所有的關愛、特別的禮遇,獲得獎盃而且有權無所不問,

而其他普通、低成績的學生卻被遺忘、冷落一旁。我們可能也會問問題,但總是不夠俐落。因此我們看到:透過成就,就能得到讚美與關愛。

或者,如果我們是一個成就非凡的人,就知道成就能得到許多關愛,而那些低成就者就會被遺忘。所以,我們因害怕失去關愛而不斷有所成就。

或者,教養我們的父母想要我們有成就,如此一來,別人才會看得起他們。他們要我們做第一等的學生、最優秀的運動員、最美麗或最英俊、或從事某種專門的事業。他們對我們的成就有很大期許;因此,當我們沒達成時,便覺得挫敗、一文不值、無用。

這堨u提了少數的例子。各位回顧自己的經驗,或許能記起生命中的一些情境,使你覺得有成就時才會被愛。你本來可能有理想,然而卻一直無法忠於自我。

「如果我能做這個或那個,達成這個或那個,那麼我就能被愛,而且會快樂。」、「我應該這樣或那樣」,理想不斷地在你所想的與實際的你之間搖擺。現在,你可能會繼續將禪修成果的想像與現在的你做比較。很自然地,如果你有這樣的理想,並且一直與現實作比較,會使你時常感到缺憾、沒有價值,而且自憎。

各位會發現要放下這個「理想」的障礙,同時深刻地、悲憫地去審察自己非常不易;也因此錯失了微小的成長、剎那的頓悟,更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因為你只能正念到局部的靜坐、走路、飲食、清掃,因而生起不滿。

說到這裡,再來談談理想會對事物造成什麼樣的消極看法,也許會有所幫助。不滿意會感染到所有的經驗上,好像某人在吃午餐,當他看到飲料時想:「啊!只有半杯。」

另一方面,也有人可能因微小的成長、剎那的頓悟、剎那的當下而受到激勵。如此一來,喜悅將在修行中生起。各位還記得吧,喜悅是覺悟的要素之一,是心靈增長所不可或缺的。喜悅讓人更加精進並砥勵人持續努力。它為經驗染上輕安、積極的色調,好像某人吃午餐,看到飲料便想:「嗯!還有半杯。」

「理想」這個障礙,使我們每一分鐘都充滿概念:呼吸應該如此、心不應該如此反應。「我若是個好的禪修者,我應該能消除這些妄想。」因此,如果我們妄想紛飛,就會感到挫折。

事實上,這種自卑心製造了更多的我見與自我認同。我們製造種種的假相,諸如:「我不會做這個……我就是這樣……我不會打坐……我是個令人討厭的禪修者……我根本不會行禪……。」

我們可能會擷取不同剎那裡的心與概念,然後又開始營造更多的我見,這次變成了「禪修者」。我們嘗試將它凝結成一個堅實的假象,也就是一個不能動搖與改變的觀念或概念,同時把它與理想放在一塊兒。

這個堅固、不變的自我假象的問題是:它與真理──自然的法則──背道而馳。

每一個事物都會改變、生起、消逝。當我們開始去審察身心時,在短時間內會看到剎那間不斷的改變,念頭來來去去,身體內的感覺會生、也會滅。心不斷流動,正念生起又滅去,五蓋生起又滅去。你們有些人會說:「來得太多,卻消失得不夠快。」

我們會創造一種不符合事情真相的假象,有時它是光明的、慈悲的,有時則相反。

我們可能會跳進心裡的念頭之流,去分別彼此,並創造一個堅固、靜止不變的假象,這就是「凝結」念頭之流了。

這種不善會使我們看到所謂「壞的」事物,而忘了那些善的、光明的優點。我們或許想要執取這個假象,因為它帶給我們安全感;所以即使它是痛苦的,我們也已習慣這樣的痛苦,非常難以捨棄。

然而,內觀禪修就是要放棄自我的假象,並且儘量以平等心與慈悲心去審察事物的本來面目。

這種有所求的心態,可能會在內心中製造一些對其他事物的意見與概念。我們會想運用聰慧去釐清究竟真理,因而造作了空的、覺悟的、究竟的真理等概念。

我們可能排斥現況說道:「這太平常了。」我們情願做一個對禪定和自己的開悟成就有獨到見地的人!一旦對開悟有了渴望,我們於是乎成了一個追尋真理、實相、覺悟與上帝合一的「靈性的人」。

這是在否定當下,並排斥當下必須完成的淨化過程──放下意見、觀念與自私的過程。我們可能誤以為若想擁有平靜、禪定與覺悟,只要當下受足痛苦就能夠得到。

這只會給我們自己帶來巨大的負擔,那負擔來自「獲得」的欲望,因而導致只會滋長不滿與痛苦的概念與渴望。我們可能忘失了必須「空掉」對自我的概念與渴望,也忘了要時時敞開自我,不要對當下預設任何立場。

禪宗的第三代祖師曾說:「真理無須外求,只要停止執取觀念。」

我們可以試著去學習放下:放下我們的意見、觀念、自我的假象,坦然去面對無知。試著放下內心對真理的構思所帶來的安全感,要回到安住當下的課題上,去審察心,看清當下的真相,要放下,而不要執取。

我們大多都將根深蒂固的成就心態帶來這裡。這種心態不斷地在批判、評斷我們所看到的事物,但往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雖然,成就的心態會阻礙我們安住當下,但也並不是毫無用處。它具有某種精力

與動力,一種傻勁、充滿活力的態度,促使我們重新開始。

我們可以開始改變這力量。首先,我們將它轉變成小小的成就。我們可以在下五次呼吸或五個踏步中,達到專注與正念,就能成功地看清這個障礙,以及在掉舉時靜靜地坐著觀照,直到開靜為止。

我們可以成功地只觀照到下一次的靜坐,而不要被整個下午或剩下的禪修所困擾。試著縮減未來的時間範圍,這麼一來,才有辦法致力於這種力量的轉化。

過去許多人在開始一項新的事情時,會有滿腔的熱情,但是日後就失去了興趣。

除非我們可以把「三分鐘熱度」轉變得更深遠,否則這種熱力將燃盡、減弱,因而失去興趣,或覺得艱困,甚至捨棄一切於不顧。

我們可以把緊張──那幾近瘋狂的成就欲,那種「就算殺了我,我也要保持正念」的心態,轉化成安住、柔軟與關愛的正念之力;即使剛開始時,激進的正念遠勝過關愛的正念。

我們希望能將想成就的力量,轉化為放下的力量。

話雖這麼說,但各位得明白,這可不是放下一切不管。「放下」必須建立在「正見」、「正思惟」與「正精進」的基礎上,才是一種平衡的精進。

在經典裡,佛陀曾將禪修之道所必備的精進比喻為調理弦樂器:如果樂弦調得過緊,就不能發出音樂;如果調得太鬆,也發不出音樂;只有在樂弦調得不過緊也不太鬆的情形下,才可能產生美妙的音樂。

太緊通常都是因為成就的欲望所致。對修行成果的欲求,會導致緊張與不平衡的精進。過於鬆弛則是不夠精進,讓心妄念紛飛,並落入懶惰與無聊之中。

「放下」並不是落入無聊之中,它是一種必要的、充滿活力的心。這種必須時時回到呼吸與行禪上的能量,能把開始妄想的心及尋求成果的心拉回來。此外,這種能量還能放下所有愉快或喜樂的念頭,也能放下掉舉、恐懼、擔憂;乃至與之共處,並觀照它們,直到可以放下為止。試著在當下放下。「放下」的另外一個重點是,並不表示我們可以放下對身、口、意的責任;以為只要放下與不善情緒、行為相關的罪行,就能逃避果報。

猶如石頭丟入池中,把它忘得一乾二淨,就以為這石頭不會掉入池中,不會激起漣漪,這是不可能的。

要放下並慈悲我們種種的瞋怒、罪行與批判他人的習性。但這並不意味不必盡力去彌補這些習性所引起的傷──如果可能彌補的話。

以悲憫來檢視,並坦然以對,願意從瞋怒、欲望、惡行、言語與思想所造成的漣漪中學習。透徹了解壓力與苦痛,看清它們的成因;這麼一來,才能增長領悟,避免未來自己與他人的壓力與痛苦;並能避免「放下」淪為一種非常危險的冷漠與自我中心的心態。那種想法是:「好,我已原諒我自己。我明白這都是我過去的習氣所致,我已放下了……你是怎麼回事?……難道你還不能放下嗎?…」悲憫與智慧使我們免於淪入自我中心,不為瞋怒找藉口:「這是因為我的習氣所致,我不知該怎樣才好。」悲憫與智慧明白我們不必成為自我習氣的奴隸,反倒有力量去檢視、改變並轉化這些現前的能量。

悲憫與智慧坦然地看清這些不善的身、語、意,不會去為它們辯護、漠視,或試圖逃避它們所導致的果報。這種在當下生起的果報,不但使自己受苦,同時也可能造成他人痛苦。

我們要認清不善、無益的事物的本質就是不善、無意義的,然後設法減輕痛苦與困難的後果。

不愉快的感覺可能與此息息相關。這些不愉快的感覺乃是治癒過程與增長慈悲領悟的一部份。

認清不善、無益的身、語、意及其所帶來的後果,然後坦然面對我們給自己與他人所導致的痛苦。這種坦然面對人人所不喜歡的「精神」感覺,通常指的就是慚愧心。

坦然面對它時,會經驗到非常多不愉快的感覺。然而,悲憫與智慧卻迫使我們這麼做,這是將無益事物轉化為有益的步驟,真誠地看清事物的本然。經過這個步驟後,希望並瞭解如何避免這些事物在未來生起。

於是,以「慈悲的領悟」為基礎的能量會生起,真正放下的過程開始了。

我們必須坦然面對痛苦──自己行為所造成的漣漪。我們希望透過謙卑,放下自私、批判與對他人無禮的批判來治癒痛苦。

這才是以「慈悲的領悟」為基礎的「真」放下,而非根基於冷漠與自私的「假」放下。

在禪修與心靈增長的修習中,加入太多究竟真理的哲思,如空、無我等,對許多正在致力於心靈淨化過程的人而言是件很危險的事。

別因為:「嗯……你知道……我不存在,你也不存在,一切都是虛妄的」,或「當你達到『究竟真理』時,你必須超越善惡。」就以為自己已不必要淨化身、口、意或可以避開果報。

人都有可能執於這樣的想法,致使某些人變得十分不道德,認為道德上的修養只適合那些「不像我那麼有才華、聰明、又覺悟的人」。這種想法就好像某人在尚未鋪好房子的地基前,就想要先蓋屋頂一樣!

對那些人而言,善、惡、有益、無益,都只是觀念、看法與狹隘的觀點而已。他們封閉自己的心,關閉了與生命的互動關係,同時因不善的身、口、意而受苦。放下知識上的聰慧、聰明與自以為是,才能探究不善的念頭與智識把戲的壓力,以及因自私與自我中心所帶來的痛苦,進而坦然面對內心實相,開始減輕痛苦。

因此,請認清我所謂的「放下」。「放下」必須建立在正知、正思惟──慈悲的動機,與正精進的基礎上,否則這種誤解將對你與他人都造成巨大的傷害,在自己內心中製造更多的無知、自以為是與冷漠,更為你與他人製造更多的痛苦與困頓,為世上帶來更多的痛苦與麻煩……其實這個世界多麼需要「慈悲的領悟」呀!

一旦有了妄見,對自己與他人的憐憫就會變成自卑或自憐,或放縱自我與他人的習氣,乃至希望享有樂受。

這麼一來,就會不願意坦然面對淨化過程中所必須遭受的精神上苦受,使我們想逃避對自己的身、語、意的責任,以及希望忘記及否認那已投入池中的石頭。

以慈悲對待自我,就是願意將世間的苦受轉變成來自「慈悲領悟」及智慧的精神上的苦受。這可以斬斷我們的自以為是、放縱與自私。接下來,那真實的「放下」才會取而代之地治癒自己。

我們該如何將成就的心理能量轉化為精進地放下呢?首先必須覺知它,試著覺知向外攀緣的心──也就是為求有所得而做,或那顆希望在當下有所成就而不會感到無價值的心。

除非我們覺知它,否則它可能減弱我們所有的行為與精進,並持續地阻礙我們。可悲的是,它最終會使我們精疲力竭。

試著全天候地注意精進背後的力量,不論是正式禪修,或在做日常雜務時,諸如:掃地、洗盤、清理房間皆是如此。看看你是否在尋求結果──報酬。在生活中,我們總是以這種態度在工作,從不對過程感興趣。

當我們能看清向外攀緣、想成就及得失的心時,要去審察它們的能量、不安感、迴避當下的性質,以及深沈的緊張與不知足。請覺知內心的緊張與侵略性。

如果我們有勇氣如此審察,並能去感受這當中深沈的壓力與痛苦,如此一來,我們原本想要解除問題、壓力與痛苦的希望會油然而生。

那希望會深入具備韌性和能量的慈悲當中。這麼一來,強韌、能量與智慧會促使我們放下。

當我們能放下,並洞徹緊張的消退與安住當下能解除壓力的重要性時會明白:我們可以活在當下而不帶任何追求自我成就的負擔,進而體會到安住於無分別的平靜中,讓每個動作都很重要。

例如在工作中禪修時,我們可以享受工作完成時的成果,但是我們也能在工作過程中安住於平靜。

試著在掃地時就是掃地,洗盤子時就是洗盤子。這也就是說:掃地時,我們安住在掃地過程中,不是只為了要有個乾淨的庭園。洗盤子時,覺知洗盤子,而不是只為了要有乾淨的碗盤。

這對必須反覆且得不到大成就,但又必須每天反覆做的工作而言,極為重要。與其助長厭倦,不如將這些反覆工作視為可以用來幫助正念過程的機會,以及增長覺知與專注。

這麼一來,我們的生命就會變得更充實,而不再那麼仰賴對事物的佔有。我們可試著放下擔憂的重擔與對成果的依賴。

這也有助於避免西方人普遍對工作所產生的無力感,以及對周遭一切到底有何意義的質疑。我們可以將工作與一切的行為當作心靈淨化的工具,抑或讓工作變成只是謀生的工具,使我們大半的生命都活在不滿當中。

如果我們在做事的方法上用心,就不會荒廢度日了;也不致於將生命切割為許多小部分,只為了要更好、更高的報酬而活。我們可以全心全意地生活,使生活變得更富足與平靜。

這也意味著即使成果並不是很亮麗,心也能免於悲傷、沮喪──失敗與無價值的感覺。

因為,對我們而言,重要的是我們的工作是如何完成的。如果我們以覺知、柔軟心與善意工作,不論招致責備或成果不佳,也無法使我們失去平衡。

生命當中,無論我們有多盡力,往往總是毀譽參半。

在看清獲得成就的心態所帶來的壓力與困頓中生起的慈悲後,能幫助我們放下,也有助於轉變我們的動機──行為背後的動機。想要獲得的心一生起,慈悲便能將那強大的能量轉化為希望減輕自我與他人困頓的願望。

這種慈悲的動機增強了我們的精進,但目的不在於自我的成就,而是為了減少自我與他人的負擔。

當我們能在工作或禪修中尋獲平靜,乃至活得更平靜時,便是在散播平靜給他人,而非倦怠、挫折、狂想。

這種慈悲大大增強了對自己的忠誠度,強化想改變的意願,並給我們放下的力量,它是一種治癒的能量。

這便是自我的得失心(自私的心態)與布施(慈悲的願力)的不同所在。

透過對自我的慈悲,能軟化我們的習性,同時深入地審察、看清種種的緊張,再經由慈悲漸漸地放下。當覺知愈來愈強,就能看清執取、攀緣、內心尋求成果的能量與放下的感受二者之間的不同;進而能一點一滴地放下那自卑與成就的負擔,而去學習單純地安住於當下。

想獲得、想成就的能量是不舒服的、偏狹的,而且充滿了緊張。慈悲的能量是寬廣的、有治癒力的,我們愈是慈悲,愈能更新自我的內在,也愈能恢復我們的精進,帶來一種持續且永不妥協的心情。

慈悲心能帶來對治困頓與障礙的能力,直到我們能更深入探究出它的始因,否則絕不放棄。

但是,想獲得的能量並不具有這種力量,因為它建立在未來的理想上,是一種心的白日夢,所以當它遇到障礙時,就會失去勇氣、毅力與耐心,失去退一步觀照、審察與真誠面對的能力。我們可能想要在自我的假象上添加一點平靜而不願意放下;不願放下我們對自己、世界所執持的慣性反應、見解與觀念。成就的心態往往都很激進。

基於慈悲心的放下是柔軟的,但卻也相當有威力。它是把柔軟與慈愛融入我們的精進裡,不過卻不會使我們放縱自己──染污自己,因為清明的智慧是把慈悲心建立在希望減輕自他的痛苦與困頓上的。

我們看到「苦因」便存在於自我對經驗的自私反應。慈悲會強迫我們去審察,並坦然地面對痛苦,而不反駁。透過放下執著,透過對自己與他人的慈悲,便是開始在療癒痛苦。

慈悲的能量能一再地更新,因為它來自看清壓力、不滿、痛苦與想要減輕的願力。一旦我們往內心審察後,會發現內心的每一處都能滋養慈悲。

當我們在內心中看到種種不同程度微細的不滿、挫折與壓力時,也就開始更明白他人的心理,而慈悲也會開始擴及其他眾生。達賴喇嘛的老師(Khyabje Yongzi n Ling Dorjee Chang)曾說:

「如果我們對自己生命裡的細微苦痛都一無所知的話,怎能感受別人的苦痛?我們必須明白痛苦的本然,才能對他人大慈大悲。因此,在我們能對他人慈悲之前,必須先以慈悲對待自己。」

慈悲可以逐漸消融分離的自我,因為慈悲可以減低自私。

我們將可逐漸看到自己與他人的互動關係,也就是我們的行動與言語對他人的影響,進而開始淨化我們的意念。

我們必須透過對不滿、痛苦、壓力等的瞭解……透過想為自己與別人減輕痛苦的願望……並透過慈悲……透過布施,而非想要達到成就……來對自身的身、口、意保持正念。

 

  

 

慈悲觀的禪修

天是禪期的最後一天。恭喜各位大功告成。

這個時段,我們將指導各位禪坐,然後會有短暫的休息。在禪期結束前,會再有一段開示。這節禪修指導慈悲觀。

有些人是去觀想人,亦即,他們可以假想人與狀況,甚至不需語言即可發散慈悲的力量。如果你是用這種方法,就試著去營造更清楚的影象,來助你引發慈悲心。其他人可以不斷重複有意義的字句,以便引生慈悲的力量。

剛開始時,很多人覺得要引生任何情感都很難。若是如此,請別擔心,這就是要引生情感的禪修練習,只要在這整個禪坐中持續去感受我所說的,或許未來你便可以將此禪修應用到較親近的人或事上。

請在座位將坐姿坐好,好好地專注你的呼吸一會兒。

     

集中你的注意力。試著記起你在禪期中觀察到的一些困頓狀態。它們或許使你無法保持平衡,而且可能依舊使你困擾,可能是困惑、自我質疑,以及一些對自己或別人的厭惡感。

     

嘗試對自己心生關愛和慈悲的廣大的力量,然後許個慈愛的願望,但願覓得心靈平靜。

     

願我放下所有的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我保有我的善性。願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所有生命中的困難、問題及挑戰。願我覓得心靈平靜。

     

現在,觀想你的父母或任何一位親友在你眼前。儘量去體諒他們曾經或現在正在經歷的一些困難。或許是困惑、內心不安或害怕年老。

     

試著對父母或親友心生關愛、溫和、以及悲憫的廣大力量,然後再給予他們慈愛的祝福,願他們覓得心靈平靜。

     

願我的雙親或親戚學習如何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我的雙親或親戚覓得心靈平靜。

     

現在,將你的注意力轉向禪堂裡的同修,或可觀想他們的臉孔。這些同修都像你一樣努力地要安住當下。試著去認同他們的困擾,因為這些日子以來你或許也有許多類似的經歷。或許他們仍感到不耐煩、厭惡,無法放下一些不智的反應。

     

試著對這些禪修者心生關愛與悲憫的廣大的力量,然後再給他們慈愛的祝福,願他們覓得心靈平靜。

     

願其他禪修者能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其他禪修者覓得心靈平靜。

     

繼續將觀想擴大到島上所有的人,那些尚未免於困難、處於消極狀態的人,以及依然犯錯的人。

     

試著對這些人心生關愛與悲憫的廣大力量,然後予他們一個慈愛的祝福,願他們心平氣和。

     

願島上所有的人都能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島上所有的人都覓得心靈平靜。

     

繼續將觀想擴及泰國所有的人:年輕人、老人、男的、女的、富人與窮人。他們每天生活、起床、處理日常生活,就又睡覺,他們都渴想快樂及免於痛苦,但是都尚未免於煩惱。

     

試著對他們心生關愛、及悲憫的廣大力量,然後予他們慈愛的祝福,願他們心平氣和。

     

願所有住在泰國的人都能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他們的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所有住在泰國的人都能覓得心靈平靜。

     

現在將你的注意力轉向你的國家,轉向那些和你習性較相近的人們。觀想使他們難以體會安樂,因而增長他們的煩惱與壓力的習性。這些人有煩惱,而且不知道如何為自己帶來平靜。

     

試著對他們心生關愛、及悲憫的廣大力量,然後予他們慈愛的祝福,願他們心平氣和。

     

願所有住在我國的人都能學習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所有住在我國的人都覓得心靈平靜。

     

現在將你的注意力轉移到世上一個以上的多難國家。那國家或有災荒,或由於入侵他國或別國入侵而抵抗,所以正在打仗、殺戮、破壞與毀滅。試著去感受這些人民的痛苦。他們不是身陷其中就是受害者,可能每天醒來就面對痛苦、恐懼、損失與悲泣。

     

試著對他們心生關愛、及悲憫的廣大力量,然後予他們慈愛的祝福,願他們心平氣和。

     

願所有身在戰火之中的人民可脫離戰爭、或免於戰鬥。願他們明白我們都不能免於生、老、死。願有一天他們都能夠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他們覓得心靈平靜。

     

繼續擴大你的觀想直到你觀想到整個世界。試著去揣想或描繪世上許許多多的眾生正在你眼前。各種族群、年齡、動物、昆蟲、大的、小的、陸上、海中及空中。他們絕大部分都得力求生存、繁衍和生活。某些生物被其他的生物欺壓或殺害。他們大多數渴望生命、免於苦難。

     

願所有的眾生都能夠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願他們保有善性。願他們擁有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去面對並克服生命中的困難、問題與挑戰。願所有的眾生都覓得心靈平靜。

     

繼續保留眾生就在你面前的影象,然後看到你自己也在他們當中。你是一個眾生,並不能自外於其他的眾生。你們的生命、挑戰與痛苦是相連的,而且渴望平和與快樂。

     

試著持續為這些眾生──包括你自己,心生悲憫的療癒力量。

     

現在讓其他眾生的影像逝去,只留下你自己與整個世界。

     

繼續對你自己心生慈悲。

     

讓你自己的影像慢慢淡出,並感受自己正坐在這座禪堂裡。

     

讓那慈悲繼續湧向你,然後是慈愛的願望:願心能完全平靜。

     

看到自己尚未解脫苦。但願我能放下憤怒、恐懼、擔憂、與無知的痛苦。在俱備耐心、勇氣、智慧與決心下,願我能以正念觀照我的身、語、意,進而為自己及眾生彰顯並增長慈悲。如此一來,我將愈趨近平靜,並且能幫助別人也更趨近平靜。

 

     

(開靜)

各位做的不只是希望對自己慈悲而已。在這裡的這段時間中,各位已為實現你的願望而付諸實踐了。

你們可能認為自己並沒有成就或進步很多,但請這麼想想:一座大森林是由許多大樹所組成的,但是每一棵樹卻都始於一粒極微小的種籽。

請在此時感受一下那種喜悅:已撒下種籽,或撒下的種籽已在成長的喜悅。欣喜於你在培養一座平靜、平衡森林的歷程上,多少已有進展了。

各位一直都非常精進。看著各位那麼努力,史提夫與我都由衷歡喜。各位都精進地在長養正念、了悟、慈悲、平等心。

只要往內觀照,就能開始較深入瞭解我們的心。如此一來,也能使我們較容易瞭解他人,同時也有助我們逐漸打破自己建構的障礙與疏離感。

因此,各位可能會有與他人心靈相契的感覺。彼此共享、相互支持,因而激發了一種共修的動力。這對於各位的修行是非常有助益的。

禪修的這段時間裡,各位時而碰到困難,時而感到自在。我們希望各位對自己的心已稍微瞭解,進而找到一個使自己的生命與他人的生命都能更趨於平靜、寬容的方法。

或許有人期待禪修結束時刻的來臨,尤其是碰到困難的時候。有些人則可能會害怕,害怕失去在此得到的平靜或專注。但是,我們一再地強調:禪修與心靈的增長是生活的全部,而且我們已給了各位一些修習的方法。

這些方法各位在此已經驗過了,如今各位將有機會到外面去實驗看看。你將得不到這樣的禪修環境來護持你,但是你可以依憑正念與慈悲的領悟來協助你。

當各位回到外面世界,可能會經歷一段轉換的過渡期。因此我要在此談禪修者重返世俗時會遇到的一些問題與解決的方法,來幫助各位。

各位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感官的充斥」。在這兒,我們嚴格約束各位的接觸、噪音、交談與生活的速度。但禪期結束後,當各位回到正常的生活,感覺力仍保持相當纖細、敏銳。一旦面對開放的感官刺激,各種接觸紛沓而至,會使你頓時不知所措。

這是正常的。請儘量不要抗拒,隨順其轉變,將心設想如一條緩緩流動的小溪,現在正要越過艱險地區、重重障礙。

此外,也請提起慧觀,想想從事那麼多外在活動是必要的嗎?或只是在逃避某些事?還是逃避一些要持續精進的事?我們應試著學習在行動中保持冷靜。

我們每個人都有權選擇積極或放縱的生活。試著去平衡向外求與向內探索的精力和能量。

另外一點是,請為內心的轉變做好準備。你可能會對自己以前的目標、意見與形象感到不安,請放下它們罷。

與老友相聚時,可能會有些矛盾產生。他們期待的是「過去」的你,你過去可能很健談,更是「派對之星」。現在你可能比較想要保持靜默,不想談某些話題。

請欣然接受這樣的改變,儘量別去在意別人對你的想法,或擔心他們對你的期望。被認為是個安靜的人沒什麼不對。此時,你可以反觀生命中最有義意的事;別人對你的想法無法帶給你內心的平靜;而你對自己的想法、如何反應,以及如何慈悲包容,才能為你帶來內心平靜。

另一方面,也不能過份沈浸在自我與自我的活動中,而不慈悲地包容別人,他們可能需要你傾聽他們的恐懼。

同時,請體認改變中可能產生的悲惱。因為喪失某種形象或認同可能會使你喪失安全感,甚至使我們執意認為自己沒用、不好,而為自己帶來巨大的痛苦。這一切似乎再也不像以前那麼順利、熟悉。

現在我們生命中有了新的挑戰,以及某種了悟的增長。這樣的成長會帶來新的責任,亦即要對當下就存在自我內心的平靜與快樂負起責任。

這可能和過去習慣將這種責任放在別人的身上,或怨天尤人並渾渾噩噩度日不同。

有時,新的體悟與舊有對人事的根深蒂固看法會有衝突,是正常的。試著以反觀的方法去協助新體悟的增長與壯大。這種時候,「觀照真理」是很有用的方法。

觀照真理──即佛法,將使情緒能逐漸接受內心深處所認知的是真實不虛的。

我們可以思考任何事。思考推動行為。因此,往善處想比往壞處想來得有助益。通向內心的平靜與智慧之道有時並不舒坦,因為這是淨化的過程。

有時如果你發覺自己很不平衡、充滿懷疑、有壓力,試著將它寫下來。透過書寫,可以清楚的看到哪些思想是無益的、錯誤的,會導致困難的。如果沒有同修,就信賴你自己,以你擁有的了悟與智慧去覺察。如果你有善知識,可以和他談談,或可嘗試認識以及和一些對修心有興趣的人共處。

另外,你還得當心「理想」,再次強調是「理想」。它包括對自己的理想,以及對別人與世界的理想。

針對自己的理想是這樣的:在此禪修時,你可能放下許多的障礙,而增長了相當的醒覺與了悟。這都是來自於指導、禪修的環境以及團體的支持所達至的。各位可能因而期望自己隨時都有能力辦得到。

但是,一旦沒了這些額外的助力,生活在忙碌之中,看到對生活產生不好的反應,自然會產生許多懷疑,尤其是懷疑自己的修行能力。

這時,請觀照習性與此時的條件。鼓勵自己再試一試。用「悲憫」與「耐心」對待自己。重新再來。學習原諒自己。

你可能得調整對自己的期望。目標不要訂得過高,也不要製造過多的理想;那樣你會發覺自己根本無法達到,因為你時時都在望著山頂,從不想想你到底置身何處。

請妥善安置當下的你。試著活在當下、在當下增長了悟,為內觀與平衡播種籽。當下是我們唯一擁有的。

把修行視作培育一株幼苗;要澆水(慈悲的意念)、要施肥(智慧的觀照)、檢查是否有昆蟲的啃蝕(正念、醒覺)、以及溫和關心的態度。對植物的逐漸成長、漸悟、剎那的平靜要滿懷欣喜。欣喜可以帶給人堅持下去的力量。

對於更廣闊而從容的正念,以及觀照心念的生滅要更加知足。我們得讓修行融入日常生活的狀況中。在這兒講個同修的故事來說明所謂的將修行融入生活中:我這位朋友住在西方國家中的一個禪修中心裡修習,他發覺自己生活費不足,所以必須得找份工作。他在中心裡非常精進於增長正念,也希望能在工作中持續修行。他的新工作是為河流上的遊輪開關水門。

這的確是一件夠簡單的工作了,既是件重複性的事,又可以幫助增長正念的修行。因此我的朋友非常小心,從一開始到結束都謹慎地留意每一個動作,因而有時會過於融入。

有天,叫人驚訝的是,我朋友竟遭解雇!理由是「動作太慢了。」我朋友竟不是照著正常速度做事,而竟然儘管緩慢下來以便他修習正念。

如果我們宏觀地去看待,就可使我們免於悲苦。我們非僅得為自己負責,更得為其他人以及生命中的現實狀況負責。

要願意改變你修行的焦點,並習慣不同層次的覺醒。這一切都是正念,不要去比較優劣。

請看清什麼合適將「正念」和「智慧的行為」連結在一起。

在毘婆奢那的修行中,要正念於所有心境的來去,無論是專注也好、不專注也好,乃至大略的覺醒或專一的覺醒、慢動作、快動作等等。試著隨順各個心境,當下無須抗拒或執著於所緣境上。我們若執著了,那麼當悲惱路經時,愁苦便會生起,而且對於其他事物也不會有滿足感。

至於對世界或其他事物的理想則是這樣的:在這裡,我們大家都致力於增長良善心性,並在自己的反應上用功。我們都對修心有興趣,這使得我們較能共處得來。

然而,外面的世界……嗯,可是有太多的人對這修行絲毫不感興趣。人們的言行多是既損人又不利己的。這世界更是離「圓滿」甚遠。

理想主義者往往會企圖使別人及世界符合他們所認為的樣子。世上有許多人強制地將他們的理想放在別人身上。理想主義往往因此迅速引發出抗拒、厭惡、憎恨甚至暴力。

這世界與人類就是這樣。這並不表示我們就不去改善自我或世界的狀況,而是說:我們要瞭解我們能改變什麼,以及無法改變什麼。

同時請看看自己是否迷失在「反對心態」當中,而沈溺其間。仔細觀察你是否執著於你自己的自私想法或意見,還是確實發自於「悲憫」的心懷。

有時那「反對心態」僅是心靈喜於沈溺在負面情緒之中的掩飾。那樣的心是只喜歡看人們、地方、機關等等的負面陰影,而經蒙蔽的自我無法看到人或事良善光明的一面,如此只看到局部而非全部。

同時要看看善的一面。試著透過人們的眼睛來看事物,去觀察他們背後的動機,那些動機是發自於「悲憫」或其他正面的意圖?

看看你的反應是否不對勁。你得認清理想主義給你的內心引生多少厭惡與憎恨,給你自身製造多少的抗拒、緊張與壓力。

如果你看到自己正沈溺於「反對心態」之中,請試著將那強大的力量重新導向,來個內心改革:讓心靈從貪、瞋、癡之中解脫出來。

你所看到外在的傷害都是始於內心的。若想減低世上的苦痛,應先從減低自己的苦痛著手;若想看到世上有更多的悲憫與愛,應得先增長自身的悲憫與愛。如此一來,你所提起的行為動力,多數將源自悲憫,而非瞋惡。

請悲憫世人的不圓融,多去隨順眾生與世間。這或許可以調柔你對自己的態度、對自己的期望,同時有助於順利地增長禪定。

不要抗拒當下。接受自然法則以及生命的真相。這些對心靈的平靜而言都是極為重要的,這一點都不誇張。

我要告訴各位一個小故事,這是在一次禪期中,學員告訴我們的。那是次極艱難的禪期。禪修之前我病得嚴重,因此沒有什麼體力。大家都擔心我是否能夠指導這次禪修。但是報名人額已滿,而且還有許多不在名單上的人也趕來加入。我們不想讓大家失望,因此決定照常舉行。

第二天,我病倒了,而且病情更加惡化。史提夫得花很多時間照顧我,因此只得取消面談。各位可以想像看沒有面談嗎!史提夫只好在禪堂裡做問答來彌補。幸好我們有一位老資歷的禪修者,他在史提夫不能一起共修時,就負責領導大家靜坐並且播放我們開示的錄音帶,另有一個人帶領做練習。

禍不單行的是,那時島上正在流行熱病。一個接一個,那些來禪修的人竟有大半都病了起來!對許多人來說,這次禪修倒是在學習如何對治苦受及無法達成的期望。

史提夫跟學員共進退,鼓勵並試圖導引他們的各種反應。他一直對一位學員印象深刻,那學員雖然病得很重,卻似乎一直保持愉快的心情,對境遇處之泰然。隔了一陣,史提夫對那學員提起這件事,那學員就述說了一個故事,這故事幫助他

面對生命中各種際遇。故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故事)大致是這樣的:從前有位農夫,他有一匹種馬。這匹馬極強健,努力地幫著農夫耕田、拉貨。有一天,農夫發現馬不見了。鄰居知道這消息後歎息道:「唉呀,你真是倒霉!

農夫只好聳聳肩,說:「誰知是禍是福呢?」

兩週後,仍不見馬兒回來。那鄰居又繼續說:「唉呀!你真是倒霉!」農夫也再次聳聳肩說道:「誰知是禍是福呢?」

隔日那馬兒竟回來了,而且還帶了七匹母馬回來!那農夫的鄰人大嘆道:「哇,好福氣呀,你真是好福氣!」農夫只簡短的說:「誰知是禍是福呢?」

後來,他的兒子想要訓練那些野馬,竟從馬上跌了下來,兩腿都斷了。那鄰人又嘆道:『唉呀,你真是不幸呀!』這農夫又淡然回答:「誰知是禍是福呢?」

不久,該省的軍隊在各處召集所有健碩的男人從軍,以便到遠地參戰。毫無疑問的,農夫的兒子不必入伍…:「誰知是禍是福呢?」

「誰知是禍是福呢?」很簡單的一句話,可以很有力的吹散那些消極的反應,進而幫助我們以更無抗拒的心態去親近每一個境遇,特別是那些不愉快的經歷。

同樣的,當我們回顧自己的生命時,會時常發覺那些不愉快經歷卻包含了珍貴的學習機會,或者是生命中一個新方向的起點,能帶領我們進入更深層的領悟。經驗是無需拋棄的。我們可以從它們學習並成長。「誰知是禍是福呢?」

富有、安逸、快樂是某些人認為的福氣,可是有些人卻不以為然,因為那會阻礙他們的心靈增長及對生命的領悟。

各位在回到世俗世界時,在發覺自己面對不完滿的情境,因而產生悲苦、憎惡情緒時,請緊記這則小故事。它或許可以幫助你較輕鬆的度過難關,讓你自己去看到更完全、更寬廣的人生。「誰知是禍、是福呢?」

至於持續禪修方面:對自己要有悲憫之心,請試著保持早晚靜坐的習慣,它能幫助你在每一天的始末都更平靜、更平衡。

剛開始可能有些困難,你的心可能會找幾千百個無法禪修的理由。請謹記增長心靈與心境平寧遠比許多我們平常認為非常重要的雜事更為重要。只要明白內心平靜的重要性,以及你曾經從其中獲得的益處,當可幫你平服這些掙扎。

請記住:不要在每次禪修時,尋求立即的效果或快速的安定,這將會特別有助益。只要精進做就會有好結果。

有時我們會感到一事無成、毫無進展;但是我們通常會忽視那正在發生的微細內在成長──那逐漸的覺悟。有一天,你將心胸寬闊到能看清這些改變以及禪修的效果。

稍稍回顧過去是怎麼看待生命、自我與問題,也會有助益。有時,可能你的問題困難重重,似乎無路可走。但是,至少你現在知道如何去觀察,或者稍微退一步去看;也知道如何抽絲撥繭地找起因,然後對症下藥。任何領悟的增長都是彌足珍貴的。

請勿因「不佳」的禪坐而對禪修產生負面的情緒,並將這種經驗冰封在「我不行」的膠著狀態。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刻都是新的一刻。或許你將可以更活在當下,更不去抗拒、更輕鬆。

我記得通常在忙了一天後,當我走向蒲團,就會這麼想:「今晚真是累透了,一定會立刻睡著,乾脆就上床睡吧。」或是:「我的心這麼疲累,沒辦法專心,乾脆來杯熱茶取而代之!」

但是,我還是會試著禪坐。有時當我坐下的那一剎那,疲累感就消失了。我時常認為疲累意味心較沒有抗拒力,因此對禪坐反而更好。有時我也發覺,坐得越久,雜念就會慢慢沈寂下來。

有時僅是一種想「坐坐」的熟悉的感覺,想從忙碌的生活中抽取一點時間「靜坐一下」,那就試著坐坐。抑或,只要學習看著那抗拒感的慢慢消散,即使花耗了整個靜坐時間也無妨。

試著將早晚課列入你不能錯失的日常作息,就像刷牙、洗澡一般不可或缺。如此一來,照顧你的心正如照顧你的身體一般重要。

如果你發覺自己的禪修正逐漸退失,你開始漏掉早晚課,那麼就重新開始。原諒自己、忘掉過去。千萬別自我批判或自憎,只要重新開始就是了。

各位也要明白,禪修並非只是坐禪、立禪或經行而已。試著全天候保持正念。你也可以用我們在這兒教過各位「特殊正念的活動」去增進正念的成長。

例如洗餐盤、穿脫鞋子、開門、掃地、吃東西等等皆是。請用心從事這些簡單的事,盡可能保持醒覺,並安住在行動的過程中,而非只想獲得結果。

請勿只緊抓著禪修的幾個方式不放。學習去調適,去看看不同的做事方法所得的結果。看看哪一種最適合當時的情形,並從何者能培養覺醒的心,以及是否有朝減低苦的方向來衡量它們。

當你發現自己身陷困惑之中,試著探索起因。到底是何種心境蒙蔽了心?又是什麼障礙?去探索,一如你在這兒曾做過的那樣去探索。試著以悲憫為基礎來削減困難,千萬不要抱著批判、理想化與懷疑的態度,或去證明自己有多差勁,那只會產生自憎。

請記著洗襯衫的比喻──對襯衫發脾氣,無助於襯衫的洗淨。

關於這次禪期中我們所教與各位的方法,在此再簡短地重述一次俾便各位熟記。

在繁忙的生活中增長心,或許可以暫時遠離喧囂的人群,儘量使用熟知的方法來幫助自己。但千萬不要陷入一般初學禪修者所犯的毛病,以為觀呼吸與禪坐即是修行的全部。

多注意自己能做什麼,而非過於擔心自己辦不到。

那麼我們該怎麼修行呢?我們可以試著去觀呼吸、身體與心。我們可以試著去觀照經驗、自己本身及生命之中的無常,正如我曾說過的,有時可能只是較粗陋的正念,但仍是極有益處的。

觀照種種經驗的生滅及無常,皆有助我們增長更深沈的了悟,這種了悟可使我們長養更深的包容與平等心,同時減低執著與抗拒。

繼續觀照你的反應,它正是滿足或苦痛的關鍵處。觀照你對各個地方、人們或刺激的反應,看看自己是如何應對,看看困難與壓力是如何或為何產生的。

學習如何對自己坦誠,當自己的反應是不好的時,要承認它,向內看而非向外看。為自己的平靜或不平靜,為自己的行為、說過的話、想的念頭負起責任來。

試著學習如何以放下不智的反應,來放下那些無益的事所導致的壓力。用悲憫對待苦。

有時要承認自己的錯,並拋棄慣性反應,是一個極痛苦的過程。然而,如果我們審視並了解不智的反應所帶來的結果,那麼這份了解就可以幫助我們在感性上也接受這個事實。

我們實在不必去保護我們的形象,因為那只會帶來痛苦。事實上,放下自我形象是勇氣的表現,並非懦弱。

慈悲觀的禪修所帶來的平靜,以及悲憫地趨近生命皆有助於放下的過程。長養慈悲幫助我們更能接納自我、他人以及所有我們遭遇的情境。

此外,還有「喜」的禪修,它可在修行中帶給你額外的精力、喜悅與滿足,幫助你更新你的意志,並去除懷疑。

關於反觀:思想在心的增長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反觀包括:我們有殊勝的機會及我們多有福報、死亡與無常、因果定律、業、苦、關懷與不關懷,以及悲憫與平等心的關係等。它們各個強而有力,能幫助我們減輕巨大的憂患與恐懼。

繁忙的生活中,是無法將心「空」掉的。我們必須思維並扮演各種角色。思想領導行動,意志先於所有的行動。我們可以讓自己陷入導致內心混亂與痛苦的思維模式中,也可以用明智的思維將心從不智的模式中拉出來,並增強心中的正見。反觀、正思惟你返回世俗後,將愈形重要。

各位大多時候都並沒有跟同是修行人在一起,也沒有處在完滿的環境或與能指導你的人共住。此時,思想與心將成為你精神上的朋友。你必須諮詢自己、鼓勵自己、孤獨地走在修行道上。有時面對那麼多反向的壓力,的確不容易。

你對真理、佛法、正道、教理省思得越深,就越能平衡舊習性。要去平衡那些根源於無知的舊觀念。

我們愈去反觀,它就會愈深入內心,進而使我們能夠以真理的尺去衡量我們的生命、期望與反應──認清世界的真相。

即使跟過去的習性與欲望仍有掙扎之處,但反觀能讓我們找到力量說出:「不」。這是因為我們的智慧可以看到這種行為可能會導致壓力,以及給自己或別人帶來痛苦。

悲智雙運,並非意謂處處隨和、優柔寡斷。──如同堅定、強硬,似乎頑固卻又和藹的父母親,當子女犯錯時,也會原諒他們。因為「慈悲的領悟」明白苦的程度與世俗的力量。

過去的已成過去,我們得承認自己的錯誤,為自己的舉止負責,以便護持「慈悲的領悟」的增長。這「慈悲的領悟」有助我們明白什麼行為是善、什麼是不善且會導致更多苦痛。如此一來,我們對於如何防止苦在未來不再生起的了悟,將有所增長。

我們可以及時重新開始。憎恨,尤其是恨自己,無法解決任何事。日新又新,每一剎那都是嶄新的開始。

要有激勵。無論你到哪兒,試著結交禪修者,但這並不容易。世間的習性是強而有力的,所以很少人對修心感興趣。

如果可能,設法在東方久留一段時日。在這裡這方面的激勵倒不少。在東方,對禪修與修道的尊敬,跟宗教及人民深深的結合在一起。

過簡樸的生活,暫時將對事業、財富的思慮撇開,簡單行囊一背,不需要的東西也就沒有了,這會比較容易。

這樣對修道的初階將有所助益,而不致覺得必須獨自去抵抗當前物質、習性和同儕的壓力。如果你打算回西方,回去時,儘力長養簡樸、無求和利於修行的新習氣。

如果已在東方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尤其是在禪修中心裡,回到西方可能會遭受「文化差異的震憾」。剛開始,你或許還可以對欲望、財富和消費中所夾帶著的得失恐懼能清楚洞悉。

當前世間的一切就像一道向下宣泄的洪流,但你卻覺得自己彷彿逆流而上。有時候你會覺得自己一無所成,被當前的洪流所擊潰。

有些人可能會心生懊惱,產生對世界的排斥,有時則會以穿上盔甲來保護自我以及脆弱的法之花蕾(慈悲、正念、領悟之花)。

許多人可能因而產生「反對的心態」,並和瞋惡結合;不過,它同樣也可能與智慧、慈悲的洞悉結合。

從審視自心的能量中,我們發現瞋惡本身包含壓力、痛苦特質,並具備強大能量。我們倒可以嚐試扭轉並運用此能量,而非壓抑並造成內心壓力。我們可以借用此一能量來鼓舞自己,產生出一種特立獨行、拒絕一切貪婪勢力的破壞之力量。我們也可以將這股強烈能量跟慈悲與智慧相連結,一直到將它完全轉化為止。出於慈悲與智慧,拒絕那些否認世上一切眾生是相互關連的行為。慈悲的領悟,亦拒絕一切貪婪在世上所造成的破壞。

慈悲和智慧承認我們的行為在生命輪迴,與世人當中,會產生深遠影響。慈悲的領悟是拒絕過度開發、浪費與沈溺,因為這些行為只會徒增更多的困頓與苦痛──不只指對環境與生物的破壞,更對心靈造成破壞性的影響。

當瞋惡轉化成慈悲的領悟後,能給予我們解決的方法,以及讓我們能保持客觀的力量。

保持客觀並覺知生命的相互關連,促使我們看清自己行為的重要性,以及如何以少欲、知足、不隨順貪婪之洪流,來表達我們的悲憫之心。

但這並不表示我們要遠離生活中包括家庭、親友等一切,而是指我們應保持強韌、覺醒,以簡樸取代貪求,以節儉取代浪費,以禪修和內觀取代媒體的灌輸和永無止盡的障蔽心靈的活動,來表示對生命的珍惜。

禪修能更新自我,使我們俱備內在的力量與平衡感以面對物質主義的破壞性。禪修能滋養我們的覺醒能力。

節儉或許能讓我們更長期的放下工作,來到東南亞或西方的禪修中心,在這些地方的護持下,進行向內反觀的禪修。

儘量將人與其心境區分開來看待,也就是說:別去涉及貪、瞋、懼、煩惱的壓力,而去洞見許多在文化當中生活的人們皆因這些種種(貪、瞋等)而受苦,並被有如潮流般不斷的廣告及物質主義的力量所制約,更無法抗拒那說快樂是建立在富有和物質追求之上的浩大聲浪。

切記,佛法之音是微弱的。人們或許不曾有機會聽聞不同的生命觀。試以客觀、悲憫的眼光看待自己和他人;然後,以智慧的力量加以制衡。我們要明白:事物只是事物本身,苦也只是苦。因此,我們不鼓勵在自己和他人身上再引生更多的苦。

這並不表示我們必須活躍於社會的改革運動裡──雖然有人也這麼做,而是指自我的內心變得敏銳,不斷精進於洞悉習性──自心中的貪、瞋、恐懼和擔憂上。千萬不得自我中心,要保持客觀,並覺醒、簡樸、智慧地盡心生活,以保有生命相互依存的領悟。

尋找一些願意往這方面發展的朋友,彼此護持。也請護持提供禪修、鼓勵探索內心世界的禪修中心。

這比怒吼或對文化、人們起抗爭還來的有意義。好好轉變自己,千萬別成為不斷與世界瞋怒相向與對峙的「空談家」。

為自己的作為負責,反觀並心繫這世間及芸芸眾生。坦然接納苦與不圓滿,以使慈悲的力量能更上一層樓,進而增長修行的精進。不僅如此,更應時時以智慧與捨心的力量守護此精進心。

當我們不能忍受坦然的接納時,往往表示自己該收攝、內歛了。千萬別將自我理想化,我在先前便提過了。當我們又被當前的事物所左右時,試著以已洞悉的覺醒,喜悅而輕鬆地看待它。

我們現在可以重新開始,即使全身焦躁不安地坐著。我們可以試著坦然接納不圓滿,照見習性的力量在此身心中所導致的後果,然後對一切苦惱心生悲憫。就讓它去吧!這讓它去當中,存有放下。

一再地重新開始,在願意接受當下的真相中,能漸入佳境。試著安住當下,以內觀透徹身心本質,照見我們內在的真諦、實相、存在、始因及苦的漸逝。

此外,有人可能很快地被舒適的樂受所左右而迷失方向,使心混沌愚痴;只要稍有厭倦,就一心嚮往樂受。如此一來,可能就終止了觀照、放下及追求內在潛能的精進力,也終止了內在的真實心聲。

若覺得色相的誘惑難以抵擋,心於是便「睡著」了。方便太誘人,色相太令人眼眩,週遭的情況亦太吸引人。富裕的享樂,容易令初綻放的慈悲的領悟之花凋萎。

人或許認為: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或不為地球眾生花費心思是件快事。相反的,若要過一種坦然、悲憫,審視厭倦、欲望,而不逃避或沉溺在愚痴中,也不排斥寂靜與向內探索的生活,可是需要精進與覺醒的。

總而言之,當我們發現自己被環境左右時,可要原諒自己,好好觀照世間及習氣的力量。同時要明白,我們內在當下正擁有轉變的力量。

去追求內在的潛能。

或許可以暫時遠離世間欲望的狂流,試著尋求善知識的鼓勵。或在禪修中心待個週末或更久;或是回到東方來。

如此得以看清慎重、坦然、喜於探索與學習的生活,和虛耗時日之間的不同。

大多西方國家有禪修中心,試著去尋找並護持它們。

要在日常生活中禪修確實有點難。此時,觀想正在世界其它角落的禪修道友,或許會有助益。讓他們的臉龐、所處的環境在心裡浮現,然後以心念,將世界各地的同參道友會同起來,再觀想當下他們或許正在坐禪,你便可以一起加入呢!

坐下來,將慈、悲以及精進於放下分別的喜悅之善願,散發出去。

我們都需要不斷地受啟發和充電。因此,每年做一次或多次密集禪修,以補充你的精進力,也會有助益的。

誠摯盼望各位繼續長養慈、悲、喜、正念、智慧和平等心。好好增長這些善性,俾能更加趨近心的領悟,解決你的痛苦,尋獲內在的平衡與寧靜,並協助他人也能尋獲內在的平衡與祥和……………………

…………………………以慈悲的領悟。